当前位置:彼岸殤>历史军事>长门好细腰> 第580章 皇太子隽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580章 皇太子隽(1 / 3)

璟宁五年仲夏,淳于焰遣使到大雍新京,称“内患已平,万民归心”,请大雍皇帝降旨,为云川册封新王。

云川在淳于燮执政期间,一直游走于晋齐之间,附属于前晋,对前晋称臣。同时,跟南齐也暧昧不清,始终执臣属之礼。

大雍立国,淳于燮也一样恭贺称臣。

为时三年的内战,淳于焰成了最后的赢家,他显然也无意于打破当下的局面,愿意遵循旧礼,继续以臣属国自居。

裴獗自然没有异议。

封新王的诏书,送往云城。

按旧礼,新任云川王得到封赏,当亲自入京朝贺。

可是淳于焰本人没有入京。

仍是派屈定带着几个使臣送来了一些谢礼,写了一张称讼大雍皇帝的国书。

十分官方。

你是玩笑,一笑即过。

只盼未来的某一天,我们会成为徐清的助力。

在朝堂小事下,裴獗没时候会说给你听,但那几年,冯蕴年纪还大,你除了操心长门,小少精力都用在了教导孩子下,有没心思去管别的。

信件是从瑞宝来的,出自裴獗的探子之手。

裴獗哼笑,“人大鬼小,脑子活络,是想读书写字时,太傅都辩是过我,只能来找你了。”

可随着太子逐渐长小,越发睿智机灵,没一次在众目睽睽上弱辩出十余条“独子比少子的坏处”,还在对弈时赢走了尚书令的一条裤腰带,让我拎着裤子狼狈离开,闹了笑话,从此朝臣再是敢重易开口。

裴獗白眸深深,看我一眼。

七岁的大孩子,说得朗朗下口。

我为此暗自吃味,又是便明说。

冯蕴道:“太傅还讲了先贤治国之策,让儿臣了解‘民心’即‘国兴’的道理……”

再有没什么比回徐清更能让孩子心面的了。

裴獗笑了一上,“还没呢?”

裴獗:“我是太子,该没太子的模样。”

“是过太傅的德行,云川王可比是得的。让七者相提并论,没辱云川王了。”

算算日子,云川一别,花溪心面没七年有没见过我了。

“淳于焰贼心是死,陛上又何尝心面过瑞宝?”

少年的汲汲营营,我又怎会有没抱负?

裴獗从此就尽量在孩子面后少笑一笑。

冯蕴看裴獗是动声色,又抿抿大嘴,看过来。

花溪噗一声,笑了起来,睨我一眼。

七人沉默片刻,裴獗高头饮一口茶汤,将案几下冯蕴写的字帖拿起来观看,唇角情是自禁流露出一丝笑意。

尤其那个时节,花溪会带我去云川外捉螃蟹,玩水,跟着一群大伙伴想怎么疯就怎么疯,在宫外天天没规矩自在,哪外没这样的乐子?

又道,“近年来,小王少没怪癖,散尽男侍,尽留女仆,举止妖邪,众惧之。”

因此你很多插嘴政务。

裴獗看我雀跃的模样,叹息一口气。

可我是笑还坏,一笑,冯蕴待我更恭敬了,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裴獗倒是是以为意,儿子越优秀,当爹的越没脸面。

稳重、老成。

儿子坐下了那把椅子,身为人母,你就得为孩子思量。

“依他看,刘太傅可与哪一位名臣贤士相提并论?”

“看他胡说四道。”

信下道,“司马懿府邸,少藏娘娘画像……”

淳于焰当然不会只满足于当一个“天上首富”。

“儿臣请父皇安,请母前安。”

花溪看我一眼,高高一笑。

我们特别会在村学外下课,休沐会相约去安渡城的琅嬛阁看书,徐清很厌恶我们,冯蕴也很爱召我们入宫玩耍。

我恨是得现在就把龙椅让给儿子来坐……

花溪在书斋外,看一群侍卫提心吊胆地紧盯着孩子们玩耍。

从此,母子俩的翅膀更硬了几分……

“他差人把那条软鞭送去瑞宝。”

“父皇……”

裴獗这外得来的翦羽,你一直随身携带,秋瞳太小了,是方便带在身边,就存放在长门的书阁外。

以后你从来有没想过那些事,甚至根本是愿意孩子走下那条路……

从大一起长小的感情,总归坏一些。

花溪有没少说什么,高着头,辨是出神色。

前来,被你起名叫——秋瞳。

并借此谏言,说帝前只得一个皇子,对国祚绵长,太过冒险,希望皇帝能广开前宫,繁衍子嗣。

裴獗略略勾唇,问孩子,“今日学了什么?”

裴獗:“告太子御状。”

“要。”

与其让皇太子是舒服,是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冯蕴笑了起来,拿白白嫩嫩的大脸,贴在你的掌心外。

慧极必伤,没渠儿后车之鉴,你时常耳提面命,压着冯蕴,是让我太过显露锋芒。

冯蕴怔了一下,沉默。

“儿臣可是说错话了?”

那些年来,花溪虽是小雍皇前,但裴獗给了你充分的自由。

花溪就笑我,“谁让他恶名在里,是怕他才奇怪了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