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彼岸殤>都市言情>大景巡夜人> 第1079章 裁决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079章 裁决(1 / 2)

r长桥上,突然起的风迷了赵鲤的眼睛。

身侧那些呻吟声,突然像是隔着一层毛玻璃逐渐远去。

一些东西夹杂风中,拂到赵鲤睫毛上,痒痒的有些烫。

赵鲤举手擦拭,摸得满手细细的颗粒。

垂眼一看才发现是一些纸钱和白茅杆焚烧过后的灰烬。

这些灰烬随风卷动,忽明忽灭如漫天的星火。

在火光的尽头,赵鲤看见了飘在风中的一褂白袍。

先秦样式,麻制,未缝边,素白颜色。

虚虚浮在忽明忽暗的纸钱灰中,衣袖自然垂下,过长的衣摆拖曳。

虽只是一褂白袍,却鼓鼓囊囊,好像……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穿着这白袍,立在火光的尽头与赵鲤对视。

赵鲤心一紧,下意识去摸腰侧的佩刀,却察觉到身后有什么。

她闪身到一侧的瞬间,正与一些影子擦身而过。

这些如白雾般朦朦胧胧的人影,蹦蹦跳跳从赵鲤身边行过,手中高高举着带着花穗的白茅杆。

漫天纸钱灰烬中,白茅杆上茸茸的穗子摇摇晃晃。

赵鲤耳边听得一声声以古老语言诵念的灵言。

她侧耳辨认,听得些片段,似乎是在祈求神降。

咕噜噜,一个死面团子撞上赵鲤鞋尖。

赵家诡案事出突然,身穿金红公主大衫的赵鲤,只来得及摘去最值钱的首饰头冠,脚上还穿着艳红凤头鞋。

那白面团子正正撞在她鞋尖凤口叼的珍珠上。

赵鲤抬眼看,便见立在远处的那身白袍,以极缓慢的速度转身。

在那些虚影的簇拥下远行,渐隐入远山。

所以,这团子是给她的?

在捡与不捡之间,赵鲤犹豫一瞬后弯腰捡起,将乒乓球大小的白面团子捏在指尖。

她这才发现自己裸露的皮肤上都粘了不少灰烬,指尖一揉就是一团灰。

【叮——】

【由于您超高的灵媒亲和度,误入遗落时之罅隙的邀神记忆。】

【新场景收录——邀神。】

【获得带着纯粹信仰之力的祭品。(先祖分你点心吃哦,虽然好像不太好吃的样子。)】

赵鲤观察掌心里的面团子,对系统的吐槽是有点认同的。

她没往嘴里放,打算拿回去给沈晏看,然后让沈晏帮她收藏起来。

这般想着时,耳边却传来含糊的呼喊声。

“赵千户,赵千户!”

这声音带着些哭腔,猛然将赵鲤从那灰烬纷飞的记忆片段拉回。

一睁眼,赵鲤看见了两片紫红香肠嘴。

邢捕头看赵鲤站定不动,双眼瞳孔都散开。

着急得肿起的双唇包不住口水,险些哭出声来。

赵鲤猛然清醒,身手敏捷朝后跳开一步:“老邢,口水喷出来了。”

险些溅她身上。

邢捕头见她清醒,并且还有闲工夫嫌弃人,顿时哭唧唧。

“娘的,以后再也不吃商户给的猪头肉了。”

邢捕头斗鸡眼看自己肿起老高的嘴唇片子,抹了一把眼泪。

“您二位别逗了!”

一旁瘸着腿的张大人,都没工夫对这两活宝生气。

他两股颤颤,裤子上全是荆棘扎的小血眼。

见他路也走不稳,邢捕头伸手扶他。

两人就这般相互扶持着站定。

赵鲤打量四周,便发现她们所在的地方又变了。

天上那拿着小秤的神祇依旧在,但秤盘已清空。

邢捕头见状大喜:“赵千户,我们是不是审完了?”

张大人也期待看着赵鲤。

没等赵鲤回答,天上神像眼窝中生出的手一拂,秤砣晃了两下。

一扇掉色大门,出现在赵鲤三人面前。

是五城兵马司大狱的门。

显然,前面的长桥审判只是前菜。

赵鲤认出五城兵马司的门,张大人和邢捕头就更加认出了。

相互搀扶的两人互看一眼,藏身在了赵鲤背后。

大狱门吱呀一声开了条缝隙。

印入眼帘的,是满院浸泡在绿色尸液人脓中的异变尸骸。

这些屈肢反关节的尸体,无一不是怪异又可怖。

这是根据赵鲤三个亲历者记忆,完全还原的场景。

“啊——”幕后观察之人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泣。

这哭声惨极绝望至极。一直探查的真相真的出现在眼前时,不是谁都能接受的。

头发花白的人影跌跌撞撞冲入院中,猛然抱住一具异变的尸体。

她伏在那尸体上哭泣,花白的头发散落在脓水中。

“姜、姜婆子!”

颤颤巍巍指着伏尸哭泣的人,邢捕头认出了她的身份。

赵鲤对这婆子也有印象,五城兵马司中卤鸡蛋有一手的灶上仆妇。

“怎么会是……”邢捕头话说了一半却顿住换为一脸苦笑,“是了,是你也不稀奇。”

邢捕头对赵鲤解释道:“当日五城兵马司大狱之变后,死了不少人犯。”

“人死账消,更何况很多人犯下的只是小偷小摸的罪行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