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彼岸殤>其他类型>灾后第六年,我靠发豆芽攒下农场> 第113章 我会替你守住秘密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13章 我会替你守住秘密(2 / 3)

张的姿态说道:

“没事,如果有人问起,我会说明白的。你只要说不知道就行了。”

对于具体说什么,他短时间内还找不到完全没有漏洞的说辞。

好在假如来人的话,应该也没有级别对他问东问西,还有一段时间可以想。

周潜默默放松下来,对怀榆抬了抬下巴——嘶!为什么两侧脖颈也那么痛?!

“出去吧,简单跟他们说我没死就行了,话越少越好。”

他难得用这种命令式的语气吩咐,怀榆下意识就听了话,而后直接小跑出去。

房门大开,门外洒落的光线完全倾泻,周潜忍不住眯了眯眼,又看了看自己搭在浴桶边上的胳膊,不由沉默了。

手掌,手背,手腕,上臂,肘部……

全部都是交错的疤痕。

而且道道划得皮肉翻卷,下手极深。

这就是怀榆说的【一点点儿】?

……

而此刻,怀榆仍旧穿着她那一身如腌菜团子般的衣服,头发蓬乱,脸色惨白发青,整个人都带着深深的疲倦和沧桑。

以至于两名防御军本来正严肃的站在那里,见到她时都忍不住目露怜惜:

“你也不用太伤感了……”

不过只说了这一句,他们就站在那里正色说道:“这些是周队长的遗物,请问他是否已经埋……”

“哦,”怀榆赶紧打断他们的话:“没死呢。”

防御军:?!!!

而怀榆见他们不吭声,赶紧补充道:

“又活了。他又活了。”

“但你们等等,我想办法把他拖出来还给你们。”

防御军:???什么什么拖出来?还给他们?怎么还?

没等他们继续发问,怀榆怕不知道怎么回答,转身又踩着拖鞋飞奔进了小屋。

现在问题来了,该怎么把周潜拖出去呢?

“我自己走?”周潜试探性的双手撑着浴桶边缘,而后看着怀榆。

然而怀榆讲话却很不留情:“可是你现在只有一只腿,还没练熟吧?”

哦。

周潜这才后知后觉,自己好像已经截肢了。

本来截肢是很容易令他消沉的一段痛苦,可不知为什么,感受过那生不如死的神经剧痛,还有怀榆为了让他活命做出的种种努力后,这仿佛又不值得什么了。

此刻只好咬牙道:“我试试吧……”

“别急别急别急!”

怀榆三连阻挡,转身又从墙边上推过来一辆野外伤员车,底下的万向轮做的又圆又大,十分灵巧。她只是稍稍用力,就丝滑的停在了浴桶边。

而怀榆指着那张床说道:“你要是感觉要倒下,就往这张床上倒啊!只要倒上来了,我再慢慢儿帮你调整位置,再拉你出去。”

周潜:……

但不管他有多大毅力,刚从生死线上游走下来,两天没沾水米的周潜也确实是有心无力。

更别提他胳膊上的伤痕,只要一用力就感觉疤痕快要被撕裂开了。

此刻在桶里徒劳的扑腾半天,到底也没能适应只有一条腿做支点的生活。

反而是怀榆撸起了袖子:“这屋子没有青砖铺地,水都落不到外头去。不然我可以把桶推倒,然后你从里头爬出来……”

她颇有些遗憾:

“之前把你拖进去就是这么弄的。”

周潜沉默了。

他想想那个场景,此刻手臂一个发力,伤口处瞬间产生了一阵刺痛。

但是好消息是,人一下子隔着浴桶扑到了旁边的平车上。

“……”

过了会儿,怀榆走过来默默的抬着他的腿,又把他挪到了车上。

而后嘱咐道:“你抓紧啊……算了,你手上有伤不好抓,我还是给你绑起来吧。”

两侧的束缚带被拉起,然后又重新紧扣在周潜身上,她这才推起车子:

“走了。”

而在蔷薇走廊极限距离外,默默等着的两名防御军却越发心里没底了。

他们此刻手里还捧着要交接的遗物和积分,且还自有一套流程呢。

可如今不知怎么了,手里的东西越来越抱不住,心里的忐忑却越来越多了。

而就在这度秒如年的煎熬中,从小屋里磕磕绊绊连抬带拽的怀榆终于出现了!

但更可怕的是,她从身后又拽出一辆平车来,上头隐约躺着个浑身惨不忍睹的、只有一条腿的男人!

怎么没埋?

哦刚说了没死……但怎么没死?

呸呸呸他们的意思是!为什么没死但身上会显得那么可怕,仿佛遭受了非人的酷刑啊!

两人瞬间站直了身子,脚步下意识想要抬出,可看着那道极限距离的划痕,此刻又急又懊恼,只伸长脖子探望着,内心一片焦灼。

平车来到了野外,周潜赤裸的上身被束缚带捆着摩擦到伤痕,又一次让他忍受着剧痛。

而他看着外头湛蓝的天空,一时间没有在意身上的模样,反而发起了呆。

——当他被榕树的气根狠狠捆住甩起,然后硬生生绞断腿骨时,透过森林的缝隙,也能看出看到这样灿烂的天空。

上一页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